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产品安全 > 检疫监督 > 文章

南北生猪市场两极分化 禁调或成常态

时间:2018-11-20    点击: 次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牛其昌 - 小 + 大

虽然冬季已至,但非洲猪瘟疫情扩散的形势依然严峻,甚至愈演愈烈。

近日,作为生猪养殖大省的四川省和生猪主销区的上海市接连发生非洲猪瘟疫情。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自今年8月3日辽宁沈阳发现首例非洲猪瘟疫情以来,在近百天的时间里,全国已有辽宁、河南、江苏、浙江、安徽、黑龙江、内蒙古、吉林、天津、山西、湖南、云南、贵州、湖北、江西、福建、重庆、四川、上海等19个省市传出疫情,累计发生70余起。

从传播路径来看,目前疫情已由我国北方传入南方腹地的生猪养殖大省,东北黑吉辽内蒙四省区以及西南云贵川渝4省市呈区域性“沦陷”。除山东外,全国前五大生猪养殖大省四川、河南、湖南、湖北相继发生疫情。根据农业农村部有关生猪及其产品跨省调运监管的要求,全国除港澳台、新疆、海南外的29个省(市、区)生猪跨省调运全部暂停。

就在上周11月13日,农业农村部联合交通运输部、公安部联合下发《关于切实加强生猪调运监管工作的通知》,强调非洲猪瘟已传入我国南方腹地生猪养殖大省,防控形势十分严峻。要求切实加强生猪调运监管,严管严控生猪运输车辆,全力做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

农业农村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据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生猪长距离调运是疫情跨区域传播的主要原因,不符合动物防疫要求以及未清洗、消毒运输车辆具有较高的疫情传播风险。同时,有不法分子在利益驱使下,从高风险省份违法违规调出生猪,部分地区因此引发非洲猪瘟疫情。

我国每年生猪跨省调运总量规模庞大,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疫情的蔓延,也导致生猪禁运政策下南北市场的分化。

农业农村部统计,国内单周生猪跨省调运量在200万头以上,全年生猪跨省调运在1.2亿头左右,占总产能的20%左右。受禁调令的影响,目前国内大部分生猪只能在各省内自行“消化”,部分解封省市可跨省调运处理过的“白条猪”(经过去头、去皮、去内脏的生猪)。在我国“南猪北养”和“北猪南运”的大背景下,国内猪肉市场价格呈现南北两极分化。

“从目前的市场来看,北方疫区的猪肉价格大幅下降,老百姓‘谈猪色变’,没人买了;而南方一些主销区的价格大幅上升,供给短缺。比如上海、重庆、广州等地,生猪价格最高时超过9块钱一斤,比黑龙江的鲜肉价格还高。”常年从事生猪养殖的黑龙江省滨圣种猪总经理赵连彬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眼下南方销区恰逢进入腌制腊肉的时节,由于北方猪四季分明,猪肉质量和口感较好,南方市场普遍对北方猪更加青睐。但随着疫情蔓延,受禁调令的影响,北方猪和生肉无法跨省运输,进而导致北方猪肉出现滞销,而南方猪肉价格开始上涨。

据猪价格网11月1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当天辽宁省昌图县生猪市场价格最低,为4.4元/斤;而生猪市场价格最高的重庆市潼南区则为10元/斤,两者相差一倍之多。

业内分析认为,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东北地区猪价应声下跌,成为当前全国猪价的“洼地”,养殖效益也已经处于全面亏损状态,且在疫情不断的情况下,亏损幅度似有进一步加重的趋势。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自9月各省活猪跨区域调运受限以来,10月下旬全国活猪调运几乎停滞。尤其是辽宁、安徽等疫情较为严重的区域及周边,养殖户以防自家养殖场发生疫情而停止消费市场猪肉,亦有养殖户以防收猪者传播疫情风险而停止出栏生猪,进而导致当地产生猪肉消费直线下降、屠企采购大量减少、市场生猪滞销的不良循环。与此同时,由于疫区屠企普遍压价,抛售现象随处可见。

“生猪卖不出去就压栏,压栏就掉价,掉价就赔钱。原本定的存栏是1万头左右,现在存栏量已经达到1.2万-1.3万头。”赵连彬说,南方猪小上不了市,北边有猪却无法外运,加之黑龙江消费市场有限,在禁调令之下,生猪根本无法在本地完全“消化”。

根据全国生猪均价来评估,当前生猪养殖利润在150-200元/头。考虑到东北及华北部分地区由于猪价低迷,加上调运基本停滞,大量的大猪被动压栏,当生猪超过250斤/头后,肉料比大幅增长,叠加当前豆粕价格大涨,玉米价格较去年同期上涨10%左右,这也增加了养殖户的成本压力。据生猪养猪户们反映,生猪现在卖了赔钱,不卖则没地方养。据测算,压栏到300斤的大猪,一头亏损平均在500元左右。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我国猪肉产量5340万吨,远远超过不足千万吨级产量的牛肉和羊肉,非洲猪瘟的肆虐无疑给了国内生猪养殖业当头一棒。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副研究员朱增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8月猪瘟疫情出现至今,中国已累计处理掉逾47万头感染猪瘟的生猪。按照一头猪生产成本1600-1800元计算,处理感染瘟疫的生猪所产生的经济损失超过8亿人民币。

以上数字只是最直接的经济损失,间接损失尚难估计。禁调之后,一些子猪无法外调,被压在栏里,时间长了以后空间受到限制,也会导致子猪死亡;有些省份发现疫情,生猪价格下跌,养殖户虽然卖不掉猪,仍须继续喂食,这也是很大的损失。

上一篇:关于动物产地检疫率不高的思考

下一篇:12月1日起生猪运输车辆备案管理施行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联系方式 | 关于阳光
冀公网安备 13050002001403号

|

建议使用1440*900分辨率浏览 
冀ICP备14003538号  |   QQ:472413691  |  电话:0319—31630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