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牧医达人 > 畜牧达人 > 文章

一个牧民和他的白马——色·达来

时间:2020-05-25    点击: 次    来源:阳光畜牧网    作者:张五四 - 小 + 大

与牧民色·达来坐在他家客厅聊天,他的小儿子从里屋一会儿跑出来,一会儿又跑进去。

显然,不要说独居草原深处,就是身在闹市的家里,对突然来了远道的客人,孩子们大概最先有感觉并乐于表现。

儿子和他父亲一样,结实、健壮、皮肤黝黑。我们问他几岁了?他用黑亮的眼睛看着我们却不回答,他父亲替他说六岁了。

因为和他父亲聊马,我们又问他会不会骑马?可能他的汉语还不熟练,仍旧是他父亲替他回答四五岁就敢骑马了。我们转过目光看他,他朝我们点点头。

草原的孩子,几乎都是这样,很小就被大人们抱上马背,就如城市里的孩子练自行车一样,仿佛是一件人生必须完成的技能。孩子骑在马背上,大人则牵着马,每天在草原上,不是仅仅走两步,要走好多好多步。

达来说,他的祖祖辈辈离不开马,到他这一代,牧马可以说是这个家族的顶级时代,同时也是最令他担忧和充满希望的时代。他有两个儿子,不奢望两个儿子如他一般爱马,能有一个留下来牧马,他就满足了。达来41岁,说年轻也不年轻。他说这句话时,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少有的忧郁。

他十几岁就能套马驯马,为此他不知道摔了多少回。摔下来再跑过去抓马上马,反反复复。他说,马非常聪明,当你战胜它了,它才会爱你,离不开你。那个年代,他因为与马周旋,晚上浑身疼痛得经常难以入睡。两个儿子虽然也都爱马,可他更看好六岁的小儿子。许多时候,小儿子不用大人帮助,自己都能上去抓住马,尽管还上不上马背。每每说到这里,达来十分兴奋,说比他小时候强得多。

至今,达来快70岁的父亲仍离不开马,不论是出门走亲访友,还是平时出去遛达,都是骑马而去,不管路远路近。

达来如果不说,谁都想象不到,他竟然有100多匹白马。100多匹白马是什么概念?白马主要集中在锡林郭勒草原,而号称内蒙古白马最多的西乌珠穆沁旗,全旗白马也只有3000匹左右。

从西乌珠穆沁旗政府所在地到达来家,大约有100公里。虽然刚进入五月中旬,因为今年雨雪丰盈,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牧草已经开始泛绿。驾驶汽车行进在草原上,白云就在我们头顶飘过,遥望天际线,天与草原已经会合。时不时地,远处是烈日当空,这里却一阵阵细雨噼里啪啦砸在车窗上。

同车的当地人说,今年又是一个风调雨顺之年。

在蒙古马系列品种中,乌珠穆沁白马尤为尊贵,当地人称其为“乌珠穆沁查干阿都”。据史书记载,圣主成吉思汗的81匹白色战马就来自于乌珠穆沁,只有繁殖在西乌珠穆沁草原上的白马,才算是最正宗和最纯粹的品种。此品种马是成吉思汗时期宫廷的专属御马。17世纪中叶,乌珠穆沁部落从阿尔泰山迁移到锡林郭勒盟东北部时,所骑的马均为白马。

2012年8月,中国马业协会命名西乌珠穆沁旗(以下简称西乌旗)为“中国白马之乡”。

经过国内外相关专家学者多次考察和研讨,已经确定乌珠穆沁“查干阿都”是成吉思汗白马的直系血统。乌珠穆沁白马之所以传承和驰骋至今,无疑与成吉思汗的赐予和当地牧民一代又一代细心呵护息息相关。

近年来,因为白马的传奇故事及其英姿体态,每年都吸引着世界各地爱马人士。特别是每年都有上千名摄影爱好者云集此地,其中不乏西欧一些国家和日本韩国等地的人们,纷纷前来“拍马”。自2007 年开始,西乌珠穆沁旗每年一次的“那达慕”节和“骑着马儿过草原”活动,更是吸引了五湖四海马术爱好者,来自美国西部牛仔的马文化与中国传统蒙古族草原文化的结合和碰撞,让世界了解了内蒙古草原文化。

蒙古族人和藏族人多崇尚白色,认为是吉祥的象征,所以在马匹的选择交配上,也会主要考虑出现白色遗传的马匹进行交配。千百年来,白马的品种便形成了。西乌珠穆沁旗白马具有蒙古马的特征最多也最明显,不论是从外形还是体能。

过去,草原上野狼成群,白马救主的故事流传许多,小说《狼图腾》里就有生动的描写。白马是草原牧民最为忠实的伙伴和战友。

此次新冠疫情暴发,正逢草原连续大雪,汽车无法行走,即使能够开车,草原一片白茫茫,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防疫人员就是骑着白马驰骋草原,送医送药,为牧民解忧。

草原上牧民有载歌载舞的传统,从盟里到旗里,甚至苏木 (乡) 嘠查(村),年年都举办“那达慕”和各种各样的比赛活动。每逢盛典,牧民们着盛装、骑白马,奏响马头琴,唱起悠扬的长调,还会把爱马梳妆打扮起来,花红柳绿在绿色草原上“秀美”。

在一次大型庆典活动上,由马匹组成的10个方阵中,白马队列银光闪烁,马鬃飘逸,成为活动中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达来家的白马,就在其中。

不仅如此,达来作为旗里选择的28个白马种群户之一,从自治区到国家每一次大型活动,甚至国际上的一些相关大大小小活动,他家的白马几乎都会被选参与其中,这一点让他一直引以为豪。很多时候参会,在运输马的旅途上,他每次都坚持坐在专用马车上与马同行,哪怕几百公里路程。

上一篇:张宏祥:让“土羊倌”变成现代牧羊人

下一篇:秦英林:牧源股份的“猪业梦”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联系方式 | 关于阳光
冀公网安备 13050002001403号

|

建议使用1440*900分辨率浏览 
冀ICP备14003538号  |   QQ:472413691  |  电话:0319—31630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