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牧医达人 > 草根达人 > 文章

黄建斌:祖孙三代的兽医情怀

时间:2019-04-30    点击: 次    来源:中国兽医发布    作者:黄建斌 - 小 + 大

临危受命,中医爷爷巧入兽医行

我们家与兽医结缘,要从我爷爷那辈谈起。上世纪20-50年代,爷爷在进入兽医行业之前,是我们当地颇有名气的老中医。那时爷爷的主要工作就是看诊、种草药、采草药、炮制中药。由于治病有方,常有外地村民甚至从大城市慕名而来的病人找爷爷开药,大家都称他为“黄草药”。1958年,我们当地公社的兽防站准备筹办兽医配方部,专门解决耕牛生病问题。在我国,耕牛作为极其宝贵的生产资料,受到历朝的保护,在当时民间私杀耕牛是严令禁止的,所以给耕牛治病自然也是一个无比重要的任务。那时兽医缺乏,兽医站想成立兽医配方部,却找不到能制配方的医生,当地的村民和领导都急坏了。这时,有人想到了经常在村头给人抓药的“黄草药”,于是公社书记几次亲自出面找到爷爷,希望他能承担这个重要的任务。起初,考虑到从没给牲畜看过病开过药,心里完全没有把握,爷爷都拒绝了这个差事。最后,实在拗不过书记的恳切邀请,爷爷终于答应了。于是从未医过牛的爷爷,在70岁高龄一脚踏入了兽医的行列,这一干就直到他去世。医者仁心,爷爷说:“我给人看病是救他们的命,我给牛羊看病其实也是在救人的命,因为耕牛就是他们的命呀。”  

子承父业,父亲从“赤脚兽医”到职业兽医师

父亲自幼聪慧,从小跟在爷爷身边,耳濡目染,对诊断治疗也充满了好奇和兴趣。1962年,父亲18岁,为了掌握更加专业的牲畜治疗技术,父亲拜师我们县城一位有名的“牛医生”学习耕牛诊治技术。三年时间,聪明勤快的父亲不仅学成出师,成为一名乡村兽医,还把师傅的女儿即我的母亲娶回了家。就这样,父亲在兽医行当的奇缘下,成了家立了业。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个工作狂,忙的时候天天下乡给农户的生猪打疫苗。在我小时候,经常一大早就有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十有八九是附近的农户请父亲去给他们的牲畜看病。有时候全家一起吃饭,父亲刚坐上桌,只要有农户来请诊,父亲就急忙放下饭碗提起他的医药包就往农户家里跑。由于经常走路下乡去农户家,父亲的胶鞋总爱被磨破,一年下来胶鞋缝缝补补都要好几次。父亲几乎把全部的精力都扑在了牲畜疫病的预防和牲畜疾病治疗上,家里的家务活儿和农活儿也顾不上,为此我们几个孩子经常听见母亲的抱怨。父亲经常说:“农户养殖就相当于‘零存整取’的存钱,牲畜就是农户的银行,就是年终一家人希望。我不能眼看一家家失去希望呀!

挨家挨户看诊治疗,一点一滴业务知识的汲取和积累,父亲成了单位的业务骨干。1991年父亲评上了“兽医师”职称,这意味着父亲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专业兽医师。拿到证书的那一晚,父亲彻夜难眠,我看见父亲在灯火下把证书上的字看了一遍又一遍,自言自语道:“赤脚兽医终于有身份了”。父亲早在10多年前就退休了,但他直到现在依然乐此不疲地做着兽医知识科普工作。父亲把一生的精力都献给了兽医行业,在牛棚里,在田埂上,在农户家…他的身影在乡村的土地上穿梭了一辈子。

不忘初心,新时代兽医砥砺前行

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跟着父亲去农户家看诊,背着父亲的牛皮医疗包,翻牛栏,进猪圈。见证着父亲一次次让病畜起死回生,看着农户们因此而笑颜逐开,对兽医的崇敬之情,于是在我瘦小的身板里生出了兽医梦的萌芽。中学毕业后,我决定到村上从事防疫员工作。因为工资少,工作环境差,那时候在很多人眼里兽医并不是一个体面的工作。母亲极其反对我去当防疫员,“又脏、又累、又臭、又不能挣钱,你这样哪家姑娘看得上你?”虽然遭到了母亲的不理解,可父亲却说:“总要有人来做这些工作,我们为老百姓做一些事,党会记住我们的”。   就这样在父亲的支持下,我算是正式走上了兽医这条路。1992年我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乡镇畜牧干部,并在一年后成为一个乡镇畜牧兽医站站长。

完全进入兽医行业后,我才发现兽医的工作真的比想象中更苦更难。比起祖辈和父辈的那个年代,我们这一代的兽医面临的不仅是如何给牲畜治病的问题,还需要更多的精力去做好重大动物疫病防控、畜产品质量监管、养殖污染治理、畜牧兽医技术推广等工作,面对每一次突发动物疫情,“扑杀、消毒、强制免疫……”样样我亲力亲为,把疫情控制在最小的范围。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我每天坚守工作岗位,对辖区内养殖场安全进行巡查,上报灾情,灾情发生后第二天,在通讯不畅、人员恐慌的情况下,连续15天组织猪肉产品送到灾区安置点。

从1992年到2019年,我这个兽医人见证着农村农业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那些农户家的土砖房、青瓦房早已变成小洋房。喂养牲畜的散户少了,更多的大型养殖场建立起来了。而兽医知识理论和技术也在不停地更新与发展。为了跟上时代,提升理论和业务水平,成为更加专业的兽医,我多次参加了高等院校的专业培训和学习,并在畜牧核心期刊上发表了多篇学术文章。现在的我作为一名高级兽医师,业务的精进让我获得了同行的认可,为农民切实解决养殖问题更让我赢得了养殖户的尊重。作为兽医人,扎根乡村,贴近群众,我更加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爷爷、父亲和我,我们这三代人的足迹深深烙在了乡间田野,我们出生于农村,也将青春和热血献给了农村,献给了我们最爱的兽医行业。工作虽苦,成果实甜。一代又一代兽医人的脚印布满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为祖国的三农事业砥砺前行!

上一篇:罗晓瑜:深入一线探索产业新路

下一篇:李炳锋:豪猪闯出致富路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联系方式 | 关于阳光
冀公网安备 13050002001403号

|

建议使用1440*900分辨率浏览 
冀ICP备14003538号  |   QQ:472413691  |  电话:0319—31630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