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牧医达人 > 兽医达人 > 文章

田克恭:兽医是我终生热爱的事业

时间:2010-11-03    点击: 次    来源:阳光畜牧网    作者:宠物医师 - 小 + 大

田克恭,男,1964年4月出生,中共党员,博士学位,万荣县汉薛镇人,本科硕士博士均就读于中国农业大学。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农业部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曾任国家兽用药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


您研究犬细小病毒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和犬瘟热病毒单克隆抗体注射液的起因是什么?

田主任:我研究犬细小病毒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和犬瘟热病毒单克隆抗体注射液的出发点,就是解决当时宠物诊疗领域存在的现实问题。上世纪90年代初,犬细小病毒和犬瘟热病毒严重威胁着我国的养犬业,其感染非常普遍并且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患病犬大量死亡。在当时,不管以什么目的养犬,都会受到这两种病毒的侵扰,影响犬的寿命。现在的宠物犬,好多患老年病、代谢病,那时候可没有,因为很少有能养到十岁八岁的犬,往往是还没养到那个岁数,就会被上述病毒感染而夭折。我当时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中心从事实验动物病毒学研究,小鼠、大鼠、兔、猫、犬、猴等动物都是我的研究对象。特别是犬,对我来说,不论它是作为实验动物,还是宠物,或是军犬,我都有责任研究犬细小病毒性肠炎和犬瘟热的治疗手段,这是我们做兽医的职责,也是我研究这个问题最初的起因。

在您研究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

田主任:研制犬细小病毒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和犬瘟热病毒单克隆抗体注射液的第一个关键环节,是必须分离到这两种病毒。尤其是犬瘟热病毒,分离培养十分困难。但是,只有拿到了病毒,才能免疫动物制备能分泌单克隆抗体的杂交瘤细胞。当时,我与多家动物医院约定,遇到犬主人放弃治疗的犬瘟热病例一定要立即告诉我。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位于大屯的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动物医院张大夫,打电话告诉我,有一个未打过疫苗的幼犬,患了犬瘟热,犬主放弃了治疗。这样的病犬对分离病毒来说太珍贵了。我放下电话,骑上自行车,从丰台东大街穿行30多公里到这家动物医院取了病犬,回到实验室连夜进行病毒的分离培养。正是从这个病例,我成功分离到了犬瘟热病毒,为犬瘟热病毒单克隆抗体注射液的研制奠定了基础。

研究出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后,第二个关键环节是测定它的抗体效价。测效价必需用猪的红细胞。然而,到哪里采猪血就成了问题。当时我想到北京城南大红门有个屠宰厂,每天凌晨4、5点钟杀猪。于是我多次登门向厂领导耐心解释自己采猪血是为了研究犬病,终于获得了他们的同意。那几年,无论严冬还是酷暑,我经常凌晨起床从丰台东大街骑车20余公里到大红门屠宰厂采猪血。有了测定抗体效价的方法和试剂,单克隆抗体注射液的质量也就有了保证。

上一篇:动物疫病快速检测技术的引领者--张改平

下一篇:铸造动物疫病防控利剑——田克恭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联系方式 | 关于阳光
冀公网安备 13050002001403号

|

建议使用1440*900分辨率浏览 
冀ICP备14003538号  |   QQ:472413691  |  电话:0319—3163003  |